忙碌的晕头转向,好久没更新,准备做成视频


很早之前,我有过刷抖音超过一个小时的经历,刷完之后是无尽的虚空,除了傻乐和眼睛酸痛,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。也许那一个小时让我的脑袋有了放空的机会,但是对于“浪费”了一个小时,我还是挺懊恼的。

从那之后,我的手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抖音APP。

我知道自己容易陷进去,所以我远离抖音。

偶尔我会去看自己感兴趣的内容,或者某个大V朋友的视频。看完之后,抖音就会立刻推荐给我一些让眼目的情欲得到极大满足的视频。虽然我的大脑知道这些对我没有什么益处,但有时眼睛仍然盯着声音甜甜的小姐姐,或者让我感到短暂愉悦的沙雕视频。多刷几个就浪费时间,随后陷入到黑洞里面无法自拔。

这种体验让我很少主动打开抖音。一般都是在工作时间当众打开,找完自己需要的资讯信息就迅速撤离。

作为一个成年人尚且如此,如果使用者是一个自制力不强的孩子或者青少年呢? 他会浪费多少时间?

2020年1月6日,抖音发布《2019抖音数据报告》,报告披露,截至2020年1月5日,抖音日活跃用户数(DAU)已经突破4亿。根据艾瑞数据,抖音的日活跃用户中,24岁以下的用户占到了四分之一,25-30岁占比最高,达到了29.13%,30岁以下的用户占到了54.79%。这意味着有超过2亿的年轻人每天都会打开抖音。

TikTok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间约为45分钟,那抖音呢?恐怕也不会少。这个暂时没有找到特别准确的数据。

45分钟可以上一节课,可以完成一次健身,可以读几十页书。你当然也可以放松一次,但如果你每天都放松一两节课的时间,是不是感觉有点虚度?

我非常理解对于一款免费应用,更需要用户消耗时间沉浸在产品里面,一来这是对多数产品owner都十分期望的数据,二来这对产品商业化也至关重要。但是当一款应用上升到国民应用的层级,在有了很多产品人梦寐以求的海量用户之后,仍然可以保持清醒,会非常难得。

说到这里想起来,张小龙说过:希望用户用完就走,走了还会回来,所有产品都是一个工具。尽可能在最短路径下完成用户的需求,而不是让用户沉浸在信息洪流之中去迷失自我。(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认为这是成功的人说什么都对,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的确缺少一些更深入的思考。)

也许抖音和快手的产品owner有过这方面的考虑,只是身后背负着kpi的压力,面临竞争对手的消耗等。当更多人开始反思年轻人的未来时,也许短暂的痛苦可以让他们拥有更多的可能性,而不是沉浸在奶头乐的麻痹里面。

抖音和快手都有青少年模式,也可以设置时间锁来限制使用时长,这个我很认同、也很赞赏。我想重点强调的是,针对年轻人,他们是大学生,或者刚出来工作,是社会未来的中坚力量,应该给予他们更好的引导。

对于连刷一个小时的沉迷型用户,应用里面可否引导用户选择更有意义的事情或者关掉APP。比如给他一些选择题,比如你的作业做完了吗?工作忙完了吗?你有什么未完成的学习计划吗?你有什么想学习的新知识吗?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?等等,通过类似的问题,去帮助用户找到他刷抖音快手的根本原因,去引导他。如果他有想学习的东西,那就推荐他朝着目标前进,而不是一味的拉拢用户沉浸在自己喜欢的事情里。

其实每一个公司,每一个人都是社会组成的基础细胞,大企业更应该有更多的社会责任,愿每个大企业都多一些担当,一起做的更好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9 月 15 日 10 : 54 A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